<kbd id="c6wak"><source id="c6wak"></source></kbd>
  • <input id="c6wak"></input>
    <menu id="c6wak"><u id="c6wak"></u></menu>
    <nav id="c6wak"></nav>
    <input id="c6wak"><acronym id="c6wak"></acronym></input>
    <input id="c6wak"><u id="c6wak"></u></input>
  • <menu id="c6wak"><u id="c6wak"></u></menu>
    <menu id="c6wak"><acronym id="c6wak"></acronym></menu>
  • <menu id="c6wak"></menu><input id="c6wak"><u id="c6wak"></u></input>
    <input id="c6wak"></input>
  • ?
    資訊

    醫藥行業2021開年反腐 “風力強勁”

    發布時間:2021-02-25 17:29:12  閱讀量:2366

    作者:劉晴  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核心提示:事實上,針對醫療腐敗,國家從未放松過,但似乎效果不佳,屢禁不止。

    從年初的動作來看,黨中央國務院各部委對于醫藥、醫療腐敗問題可謂是重拳出擊。毫無疑問,2021年醫療反腐力度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大和嚴,一定會成為常態化。另外,隨著各項政策的出臺和完善,醫藥反腐風暴將會來得更加猛烈。“高銷售”的藥企必須早做準備,進行產品創新、渠道創新、營銷溝通模式創新。

    整治醫療腐敗,刻不容緩

    2021年伊始,“醫療反腐”被頻頻點名。

    1月13日,中紀委十九屆四中全會上明確提到“要堅決查處醫療機構內外勾結欺詐騙保行為”。

    1月25日,《人民日報》第01版刊登了《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公報》。在中紀委部署2021年的任務中,其中就包括持續糾治教育醫療、養老社保、生態環保、安全生產、食品藥品安全、執法司法等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完善民生領域損害群眾利益問題治理機制等。

    同日,財政部發布文章《財政部山東監管局:謀篇布局明方向會計監督著新章》,對未來的財會監督工作進一步明確了方向。其中提到,建立完善在魯中央企業、地方重點國有企業、上市公司等對社會經濟發展有重大影響的公眾利益實體日常監管機制,加快會計監督對象基礎數據庫的建設。毋庸置疑,查賬的核心,對于上市藥企來說,銷售費用是難以繞過的障礙。

    從上述新聞可見,國家對于醫療腐敗的打擊力度越來越大,決心越來越強。同時也側面反映出,當前我國醫療腐敗現象已非常嚴重,整治醫療腐敗刻不容緩。據不完全統計,近10年來,涉及醫藥賄賂的案件已達數千起,這些案件往往涉及藥企、醫藥代表和醫生。

    對于醫療腐敗現象,楊濤分析說,腐敗無論是國內國外在各行各業均普遍存在,由于文化、歷史和法律的差異導致中國更加嚴重而已。醫藥行業的腐敗主要表現在從藥品研發的臨床試驗腐敗與數據造假,到申報注冊環節的腐敗,再到生產環節監管腐敗,流通環節的腐敗,再到藥品終端環節采購腐敗及醫生處方回扣店員提成的腐敗,醫生大處方大檢查及過度醫療的腐敗。這是整個產業鏈的腐敗行為,是系統性疾病,很難治。

    醫藥行業的腐敗與其它行業的腐敗相比最大的不同是,藥品是特殊商品,醫學與診療知識又是極其專業的知識領域,在消費藥品的過程中存在著信息極其不對稱性——醫生、患者、家屬、支付方(買單的)之間的不對稱性和決策者、受益者、買單者的不對稱性,而且醫藥消費場所是一個相對壟斷的交易場所——醫院藥房、藥店,這樣一來必然更容易滋生出腐敗。

    全國只有四百多萬醫生,醫院也只有幾萬家,大醫院就更少了,由于信息的不對稱性,醫生有決策權,而病人及家屬作為消費者又無決策能力,買單的要么是病人要么是醫保,決策的不用承擔,再加上藥品的高毛利,所以導致醫藥行業腐敗變得更加猖獗與普遍,點多面廣。其它行業如修鐵路腐敗案更大,但是牽扯到的人少,影響面也就小。

    衛柏興對醫療領域的腐敗問題痛心疾首,他表示,醫療行業腐敗的重心表現在衛健系統官員權力尋租和醫院醫生明目張膽吃回扣方面,尤其是國內外大藥企與一些官員、醫院、醫生形成根深蒂固強大的利益鏈,時間久、數額大,甚至這種腐敗從公立大醫院延伸到鄉鎮級衛生院,已經動搖國本,如果再不重拳打擊醫療行業的腐敗,國將不國!

    腐敗的根源不僅在于回扣

    究其原因,近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新規約束醫藥代表行為斬斷藥品回扣利益鏈》一文,直指藥企通過醫藥代表向醫生輸送回扣助長醫療腐敗。在上述文中,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岑玨受訪表示,盡管回扣問題危害巨大,但不應將責任完全歸咎于醫藥代表。部分制藥企業在經營觀念方面的偏差才是更深層次的原因。

    對此觀點楊濤基本認同,但是在他看來,這個說法太輕描淡寫,“醫藥代表僅僅是一個跑腿的,一個工具,一個幫兇;由于高毛利,導致行業內的說法是‘打劫的不如賣藥的’。回扣不僅是營銷觀念上的偏差,無論國內藥企,還是跨國藥企,都不缺乏先進正確的營銷理念,在由于違法成本的低廉,及服務對象對錢公關的敏感性,風險和收益的對稱性導致這些藥企持續選擇使用金錢賄賂手段來做推廣,效果直接有效。”

    但衛柏興表示該觀點有避重就輕之嫌,他表示,“回扣問題從表面看是藥企問題,但藥企和醫生選擇回扣空間大的藥品價格是衛健委招標招出來的,根就在衛健委,招標就是禍源,必須廢除!”

    事實上,針對醫療腐敗,國家從未放松過,但似乎效果不佳,屢禁不止。楊濤表示,有需求就有市場,有高毛利就有人鋌而走險,也就有空間鋌而走險,更何況在中國違法成本無論對企業還是對個人都是很低的。就像以前一個新聞,隨地吐痰中國罰款5元,一個人隨地吐痰被抓住后,拿出10元,然后說出我吐兩口痰給你10元罰款不用找了的笑話;大家一定還記得山西交警處罰超載的新聞,警察一定會掌握一個度,罰你的款一定讓你通過超載還能掙回來,下次還可以罰你,都有收益,細水長流,持續收益,不會一次罰到你下次不敢超載,這就是中國特有的政策設計與執法藝術,政策設計者考慮到了執法者、違法者都有空間持續獲利。衛柏興也指出,多年行成的壟斷利益鏈,大家都在一條船上,榮損與共,更何況還有“大官”罩著,短時間內很難撼動。

    治理高銷售,迫在眉睫

    具體到藥企上,高銷售是醫藥行業的普遍特征,部分企業的營銷費用高達60%,成為查賬的重點對象。對于“高銷售”的普遍現象,楊濤表示,高銷售費用在行業內存在已久,過高的銷售費用會導致大家都用最直接最有效最快的方法來——商業賄賂,不需要過多的創意,文化越低賣藥的膽子越大,出手越大方,銷量上升越快。行業內的有句話“只要空間夠,面團都好賣”,這樣一來形成了一種醫藥產業生態,不想認真搞研發,不想好好生產產品,不想好好做品牌,不想好好建立基于學術的伙伴關系,這對整個產業是不利的。投機取巧掙快錢,誰不喜歡。

    衛柏興表示,重營銷輕研發一直是我國藥企經營常態,營銷費用越高,產品銷得越好,據我們測算,國家醫保基金有三分之二全部被這一小部分壟斷利益鏈非法吞噬了。醫保個人籌資費用年年上漲,以原新農合為例,從初始10元漲到現在280元每人,醫保基金年年水漲船高,但看病難和貴的問題一直沒有解決,老百姓在醫改的紅利中沒有多大的獲得感。

    無論從行業發展的角度,還是從監管部門的角度來說,銷售比例費用過高的治理都迫在眉睫。楊濤表示,目前大數據的形勢下這些問題都無處藏身,取決于監管部門下手的決心,不存在技術和手段的問題。國家金稅三期已經全面實施多年,金稅4期也已經開發成熟,監管其實不難,不需要特殊手段和措施。對此,衛柏興一針見血地指出,醫保支付價進行控費是目前唯一的有效手段。

    從年初的動作來看,黨中央國務院各部委對于醫藥、醫療腐敗問題可謂是重拳出擊。毫無疑問,2021年醫療反腐力度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大和嚴,一定會成為常態化。另外,隨著各項政策的出臺和完善,醫藥反腐風暴將會來得更加猛烈。

    在此背景下,楊濤認為“高銷售”的藥企必須“創新”和“跨界與聯合”——產品創新、渠道創新、營銷溝通模式創新。他進一步解釋說,“以前老藥新作的做法沒戲了,必須研發真實有效的創新藥。渠道創新必須考慮傳統渠道與網上渠道等創新渠道結合;創新溝通模式將面對面溝通,學術會議溝通,患者溝通線下溝通等與互聯網線上溝通相結合,DTP與DTC的模式應用創新等。”


    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