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c6wak"><source id="c6wak"></source></kbd>
  • <input id="c6wak"></input>
    <menu id="c6wak"><u id="c6wak"></u></menu>
    <nav id="c6wak"></nav>
    <input id="c6wak"><acronym id="c6wak"></acronym></input>
    <input id="c6wak"><u id="c6wak"></u></input>
  • <menu id="c6wak"><u id="c6wak"></u></menu>
    <menu id="c6wak"><acronym id="c6wak"></acronym></menu>
  • <menu id="c6wak"></menu><input id="c6wak"><u id="c6wak"></u></input>
    <input id="c6wak"></input>
  • ?
    早晚報

    輿論旋渦

    發布時間:2020-08-24 08:41:04  閱讀量:9406

    作者:攀登  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核心提示:在現代社會,在自媒體日益發達的今天,稍有不慎,就會陷入輿論旋渦。

    “輿論旋渦”一詞,一般是指XX人或XX企業處于萬夫所指的尷尬境地,被輿論推到了風口浪尖上,面臨騎虎難下的境地。在現代社會,在自媒體日益發達的今天,稍有不慎,就會陷入輿論旋渦。

    例如前段時間,深圳地鐵就因發布雷人廣告而被各方輿論譴責。事情源于深圳地鐵一號線女性車廂內貼著“童言無忌”的標語,其中“爸爸,長大以后我想嫁給你”“媽媽,長大以后我想娶你”等內容引發網友質疑。據了解,這些廣告文案由新東方深圳學校提供,其工作人員表示,“該文案的出發點主要是從小孩子單純簡單的角度,童言無忌地表達對爸爸媽媽的愛,選題是想表達簡單純粹的親情。”深圳報業地鐵傳媒有限公司工作人員稱,前述廣告由他們公司負責審核,審核時考慮不周下一步會在廣告審查方面加大力度,杜絕類似事件再次發生。現在,該雷人廣告已被撤下。

    的確,“想嫁給爸爸、想娶媽媽”這樣的話,如果是在親子之間的玩笑,父母聽著一樂,那的確是童言無忌。但是,童言只能由孩子說出來,才顯得“無忌”,以廣告的形式呈現,就顯得有違倫常,十分不妥了。《廣告法》明確規定,廣告應當真實、合法,以健康的表現形式表達廣告內容,不得含有妨礙社會公共秩序或者違背社會良好風尚的情形,更加不得損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但是,對于此類違法行為,一般是整改、撤下,頂多就是罰款,對于那些想掀起爭議、博取眼球的企業而言,震懾力還是太有限了。

    下面這個案例,也與廣告有關,而其主角,是屢陷輿論旋渦的“老手”。近日,歌手吳虹飛在百度搜索“北京搬家公司哪家服務最好”, 第一條顯示是“兄弟四方”。搬家時,本來談好的搬家費是1000多元,沒想到最后變成了2萬多元。她不愿不明不白地被騙,和對方鬧了起來。警方和物業趕來調解,最后她還是支付了4000元,比約定價格高出許多。此事一經曝光,輿論一時嘩然,因為大家又一次看到了百度競價排名的身影。從2016年的魏則西事件開始,百度“競價排名”在多次消費事件中擔任重要但不光彩的角色。

    所謂競價排名,是指搜索引擎拍賣出售廣告位,誰的出價越高,廣告位排名就越優先。但問題在于,一些公司并沒有相關資質或實力,卻通過虛假宣傳來包裝自己,并以高價獲得競價排名的靠前位置,讓不知情的消費者上當受騙。從這次的“天價搬家費”事件可以看出,競價排名引發的負面效果,不再局限于醫療行業。雖然很多事情都有競價排名的身影,是否意味著它有罪?客觀來說,競價排名只是一種技術,本身難言對錯,關鍵是看這些技術被如何使用。如果競價排名被惡意使用,不對客戶資質嚴加審查,就會成為虛假廣告的幫兇。不良商家只要支付給了足夠的錢,就可以肆無忌憚,競價排名本身也就失去了客觀性和公正性。

    目光回轉到醫藥行業。最近,因被媒體曝光一款罕見病用藥“諾西那生鈉注射液”在我國售價近70萬元,渤健生物深陷輿論旋渦。據媒體報道,前段時間,湖南懷化溆浦縣一位剛滿1歲的嬰兒被確診患上脊髓性肌肉萎縮癥,生命垂危,其治療所需的特效藥諾西那生鈉一針價格高達人民幣70萬元。而該藥品在澳洲經過“醫保”報銷后,患者只需支付41澳元(合人民幣200多元)。隨后,渤健生物緊急回應:“藥品價格和藥品報銷后患者自付費用,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據澳大利亞藥品福利計劃網站的公開信息,諾西那生鈉注射液已被納入藥品福利計劃,藥品的政府采購單支價格為11萬澳元,患者自付費用為41澳元。”隨著這一事件的發酵,關于罕見病用藥為何如此昂貴、何時納入醫保,成為大眾熱議的焦點。

    業內人士表示,新藥研發一直被認為是高風險、高收益的活動,一個新藥的研發需要耗時數十年,耗資幾十億美金,何況罕見性用藥。相比于常見的慢性疾病,罕見病患病人數非常少,沒有足夠的患者數量去攤薄成本,無形中就推高了單個患者需要支付的價格。據國家醫保局工作人員介紹,諾西那生鈉注射液自2019年在國內上市以來,已被納入醫保談判日程,但因價格下不來,始終沒辦法進入到醫保目錄。因為國家醫保目錄適用于全國各地,需確保進入醫保目錄的藥各地方都能用得起。換言之,這是考慮到部分欠發達地區基金可能負擔不起相關高價藥,如果強行納入國家醫保目錄,可能導致該地區保障不了其他基礎疾病,還可能造成地方經濟壓力。“罕見病藥物進醫保不容易,進入醫保后仍需多方面在政策支持,才能真正惠及民眾。”有業內人士如此表示。


    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