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c6wak"><source id="c6wak"></source></kbd>
  • <input id="c6wak"></input>
    <menu id="c6wak"><u id="c6wak"></u></menu>
    <nav id="c6wak"></nav>
    <input id="c6wak"><acronym id="c6wak"></acronym></input>
    <input id="c6wak"><u id="c6wak"></u></input>
  • <menu id="c6wak"><u id="c6wak"></u></menu>
    <menu id="c6wak"><acronym id="c6wak"></acronym></menu>
  • <menu id="c6wak"></menu><input id="c6wak"><u id="c6wak"></u></input>
    <input id="c6wak"></input>
  • ?
    資訊

    藥房托管“包袱”,企業到底該不該背?

    發布時間:2018-07-03 08:20:58  閱讀量:15296

    作者:楊言  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核心提示:從最初眾多藥企爭先涌入,到如今似乎成為一個燙手山芋,藥房托管可以說是大起大落,在政策和企業都不討好的情況下,藥房托管未來的路怎么走?究竟是短暫的“身體抱恙”,抑或更換馬甲,甚至一命嗚呼?

    從最初眾多藥企爭先涌入,到如今似乎成為一個燙手山芋,藥房托管可以說是大起大落,在政策和企業都不討好的情況下,藥房托管未來的路怎么走?究竟是短暫的“身體抱恙”,抑或更換馬甲,甚至一命嗚呼?

    藥房托管“包袱”,企業到底該不該背?

    特邀嘉賓

    本報特約觀察家、上海和窗醫院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董事長 劉牧樵

    本報特約觀察家、億利資源集團執行董事高級副總裁 申文求

    資深醫藥行業專家 劉明睿

    美羅匯健康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張軒

    藥房托管,一直是業內外關注的焦點。藥房托管是指醫療機構在藥房的所有權不發生變化的情況下,將其藥房交由具有較強經營管理能力,并能夠承擔相應風險的醫藥企業進行有償的經營和管理。

    原本藥房托管模式的初衷是為了落實“醫藥分家”的政策,也是為了解決一直以來存在的以藥養醫的問題。自2001年廣西柳州市中醫院決定把藥房交給三九醫藥集團管理并初步形成“柳州模式”開始,全國各地紛紛出現藥房托管業務模式,“蕪湖模式”“南京模式”等,藥房托管一度呈現百花齊放的局面。

    然而,事物一直處于不斷發展的狀態,并非永恒不變的,尤其對于醫藥行業而言。隨著藥房托管的發展,其也暴露出不少問題,不僅不能夠達到國家初衷,反而滋生了腐敗、壟斷等問題,成為“腐敗重災區”,這也使得藥房托管為不少業內人士所詬病,有人甚至斷言,藥房托管已經是茍延殘喘。

    基于藥房托管發展中帶來的各種問題,以及其與國家陸續出臺的政策有所沖突,全國各地也陸續加強對藥房托管的監管甚至叫停。此前,廣東省發改委價監局就起草了《藥房托管行為反壟斷執法指南》,對省內不斷出現的藥房托管現象作出執法指引。北京市醫管局則發布新規明確,醫師為患者開具外購藥品處方時,不得指定患者去特定的藥店、藥房或其他醫療機構購買。新規還要求嚴格實施患者外購處方監控,醫院藥學、醫務、人事、行風、紀檢等部門應加強工作聯動,對患者外購藥品的處方(醫囑)進行監控,對外購藥品開具和使用進行記錄,實施患者外購處方(醫囑)點評等。前段時間,上海市衛計委還正式發布了《關于本市醫療機構進一步加強藥事管理推動藥學服務轉型發展的通知》,明確提及,公立醫療機構在進行藥房供應鏈優化過程中,須審慎設定與醫藥企業的合作模式,不應與有關企業開展藥房托管或類似業務合作,防范合作可能帶來的法律和政策風險。要堅持公開、公平、公正和透明的原則,實施醫藥分開,破除以藥補醫機制,認真評估藥房供應鏈優化合作模式,使其符合國家相關法律法規,切斷藥品收入與醫療機構及醫生的利益關系。湖北省衛計委也在相關會議上回答了藥企關于“目前部分醫院存在獨家托管的現象,其他醫藥商業公司無法通過公平競爭獲取配送份額。衛計委是否允許獨家托管,后期是否會加以干預?”的提問,明確表示湖北省不允許藥房托管。盡管此前湖北衛計委曾在《我省加大力度規范公立醫院藥房托管管理工作》一文中回應稱,不反對公立醫院進行藥房托管,也無意推廣這種模式。但同時也留了一手,其表示,實施公立醫院改革的單位不得開展藥房托管工作。而如今,隨著湖北省所有公立醫療機構都進開始進行醫療改革,禁止藥房托管也就自然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

    除了地方政策,部分企業也對藥房托管作出表態,其中不乏大型藥企。近日,山東步長藥業發布了《對外投資進展公告》,表示與九州通的業務合作將由原計劃的藥房托管業務模式(包括藥品、耗材、中藥等集中配送等),調整為專業藥房業務模式(包括院內專業社會藥房、DTP藥房、院邊藥房、院邊門診等)。在公告中,山東步長藥業表示“因國家政策變化,戰略業務也隨之變化”。而藥房托管巨頭之一的國藥控股也表示放棄藥房托管業務,理由是“現在不賺錢,而且還存在政策風險”。

    可以看見,對于藥企而言,藥房托管業務當前存在的政策和法律風險,以及利益的大大“縮水”,使藥企不得不重新考量未來在醫院市場上的戰略布局。美羅匯健康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張軒就表示,問題出在“守道先取勢”,企業在推進商業模式時要與國家主導政策方向保持一致。藥房托管在國內各商業公司的醫院純銷業務模式,從單純藥劑科托管,到現在的供應鏈延伸服務經歷了好幾個版本,但其根本還是沒脫離賣藥賺錢,或先獲取平臺及數據控制,進而向上游企業收取各種費用,或變相替代藥品、器械、耗材的采購,形成相對壟斷。這與醫藥分開、市場公平競爭有些違背,大量基層醫院甚至明碼競爭,誰給醫院投入就把這塊“蛋糕”給誰。公立醫院為公共衛生,屬于民生保障性政府支出,本身不是商業行為,所以這塊投入與衛計委禁止的院內設備投放實際意思差不多,既影響藥品招標執行結果,又與醫藥分開、市場公平競爭有沖突,且對醫院的投資如何收回(法律上算捐贈,或涉嫌抽逃公益性收入)不明確。國外的供應鏈延伸服務是通過醫院藥品、耗材及后勤用品的專業托管管理,降低醫院支出,在節約部分作為與醫院的服務性分配收益(但國內醫院很難同意與第三方分配),所以好事做成亂象,國家并不反對供應鏈藥事服務并獲取收益,但做變味了,形成壟斷并不與醫改方向同行,所以成了灰色地帶。這與DTP藥房是兩回事,相信事物發展總是逐漸規范,因為無論如何分開,院內藥房還是有,還是需藥事服務,只是我們賣藥競爭慣了,很少從共贏去思考模式。

    對于一直在政策和法律邊緣“游蕩”的藥房托管,其原本就是醫藥分家過渡期內的產物,而未來,隨著國家政策的進一步推動,藥房托管去向如何,是完全被丟棄還是換個面具繼續存在,還需靜觀其變。

    地方政策屢“扎刀”

    醫藥觀察家:近期,上海市衛計委發布《關于本市醫療機構進一步加強藥事管理推動藥學服務轉型發展的通知》,明文規定公立醫院不應與有關企業開展藥房托管或類似業務合作。隨后,在湖北省第十四期楚商政商座談會上,湖北省衛計委也明確答復“不允許藥房托管”。而早前廣東省、北京市也陸續縮小了藥房托管的口子。目前看來,多地對于藥房托管的監管趨嚴甚至有“掐死”的態勢,請問這是出于哪些原因?

    申文求: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最初開展藥房托管的目的并沒有實現,而不同的對象對于目的訴求是不一樣的。對于政府來講,是希望找到一種解決以藥補醫甚至是解決藥品腐敗問題的方法,但經過一段時間檢驗之后,這些問題并沒有得到解決。對于醫院來講,是希望國家把以藥補醫取消之后,能夠找到一種新的補助方式,但事實證明最終也不能完全實現。對于企業來講,藥房托管最后也沒能實現原來設想的收益。最后導致各方都不滿意,一開始的期望并沒有實現。另外,如今很多政策出臺后,比如兩票制、集中招標等政策,跟藥房托管模式也存在矛盾和沖突。

    劉明睿:目前存在于很多地方的藥房托管,從本質上看,只是經營主體發生了變化,但對解決一直以來“看病貴、看病難”的問題貢獻相當有限。而且,從之前很多地方藥房托管運營的情況來看,它已經儼然成為一些公立醫院規避政府采購管制和價格管制的一種變通方式。早前也有文章指出,藥房托管的主要問題是涉嫌壟斷市場,與取消以藥補醫的改革相抵觸。此外,受托企業為醫院提供服務卻想要醫院支付費用,在財務和稅務方面也存在一定風險。所以,個人認為,應該在不久的將來,藥房托管將慢慢退出歷史舞臺。

    劉牧樵:畢竟國家本來就一直在調控藥品的價格,目標明確,就是為了降低藥品價格,徹底醫藥分開。

    醫藥觀察家:截至目前,國家層面尚未對藥房托管出臺明確的規章制度,但在地方陸續出臺相關政策,以及明確表態的情況下,未來國家是否也會對藥房托管作出表態或出臺政策?

    劉明睿:個人認為,國家在醫療體制改革中要求醫藥分開,不能只是簡單的分開,不能夠像藥房托管一樣,換個經營主體,把藥房搬到醫院外面去就叫做醫藥分開了。因此,相信不久后,國家會對藥房托管的行為加以明確及規范。

    劉牧樵:實際上,最終的核心目標,就是希望公立醫院回歸公益性質,不能做暴利性盈利,這方面國家也一直在推進。像現在公立醫院藥品回扣取消了,藥品不能加價,疾病診斷相關分組也在逐漸推動,包括醫保控費。不過,我們國家還有個特殊原因,就是全國各地情況都不相同,因此改革起來會有一定困難,有一些改革或政策甚至到最后也不了了之。

    申文求:藥房托管也只是一個過渡期的探索手段和方法,相信未來還會有很多其他的方式需要探索。不過,藥房托管也不是完全不能夠做,未來也不一定會一棒子打死,只是在當前以藥補醫機制取消之下,對于醫院這邊的收入該如何合理合法地補償,還是應該找到一種更加合適的方式。而如今,藥房托管模式是有存在一定的問題,要看未來國家能否找到一種新的模式,既能夠解決醫院部分收入,又能夠真正實現醫藥分家,同時還能讓參與藥房托管的這部分企業獲利。比如現在國內有些省市也學習了美國的PBM藥品福利管理模式,這就是一種探索。

    是“茍延殘喘”  還是“換馬甲”

    醫藥觀察家:近日,山東步長藥業和九州通將原計劃聯手開展藥房托管的業務(包括藥品、耗材、中藥等集中配送等)調整為專業藥房業務模式(包括院內專業社會藥房、DTP藥房、院邊藥房、院邊門診等)。作為托管四巨頭之一的國藥控股也表示放棄藥房托管業務,理由均提及“政策風險”。照以往看來,地方出臺的政策一般企業會先保持觀望姿態,為何此次企業反應如此之快?

    申文求:可能要么是找到了一種新的業務模式,要么就是現在的操作方式風險過大,還有就是沒能找到新的解決風險的方法,尤其對于一些標桿企業來說,戰略布局十分重要。但山東步長藥業和九州通的合作經過調整之后,所謂的專業藥房業務模式某種意義上也是藥房托管,只是換種說法。其實核心問題就在于,不管是哪種模式,最終都要看各方訴求能否得到相應的解決。

    劉明睿:不管是山東步長藥業和九州通,還是國藥控股,這些企業的行為,與其說是在政策出臺后的反應,還不如說是市場化而導致的結果。在目前醫藥分家的大背景下,藥房托管顯然不合時宜,專業藥房業務模式將會是未來的主流。因此,先知先覺的企業已經迅速調整策略,反應快自然也不足為奇。

    劉牧樵:隨著醫改進入深水區,很多東西也越來越明了。盡管現在公立醫院發展面臨很大的問題,但我國藥事服務的市場還是巨大的,在我國,藥事服務這方面才剛剛起步。公立醫院原本是靠差價提高才能賺到錢,但現在隨著相關政策的推進,很多公立醫院收入下降,有些甚至連支付都有問題。很多藥廠也從這個層面感受到風險越來越大,從中可以獲得的利潤越來越少,也就不得不采取應對措施。但是,個人認為,公立醫院賺成本這一天肯定會來到的。

    醫藥觀察家:目前看來,藥房托管被詬病是不爭的事實,但它依然存在。聯想早前二次議價也被禁止與“批斗”過,但至今地方仍以各種形式開展二次議價。在您看來,藥房托管未來是否也會如此?

    劉明睿:首先,我們從生產企業的角度上來看,藥房托管,是放醫院的藥房還是放外面的藥房,對生產企業其實沒有什么所謂,企業關注的是有多大的銷量。顯然,只托管幾家甚至一家醫院的藥房無法滿足藥企對銷量的要求,所以不與銷量掛鉤的價格談判,顯得有點耍流氓。其次,我們從醫院的角度上來看,在取消藥品加成但政府無法兜底的情況下,把藥房這個“包袱”甩出去,而且又希望這個“包袱”產生價值,勢必會產生很多亂象。再者,從商業流通的角度上來看,藥房托管具有排他性,有壟斷的嫌疑,不利于市場化的競爭。因此,個人認為,藥房托管不能,也不應該長久。

    劉牧樵:這個是肯定的,一定存在。公立醫院的融資模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藥品不能賺錢,那靠什么賺錢?現在當務之急活下來是第一。只不過如今醫院依靠藥品、檢查、手術來賺錢的模式是有問題的,并沒有一個服務定價,這樣其實是違背價值規律的,所以現在公立醫院過度醫療也是由于這個定價,如果國家不突破,那很多問題也沒辦法得到解決。

    申文求:藥房托管其實也是一種二次議價,只是談判主體改變了。

    醫藥觀察家:隨著地方陸續表示禁止或嚴管藥房托管,以及藥企放棄藥房托管業務,藥房托管可以說是“風雨飄搖”,政策和企業兩邊都不討好。在這種情況下,請問今后企業是否不會輕易再參與藥房托管?

    劉牧樵:這個還是要看國家的政策,如果政策開了口子,這個可能性雖然小,但并不能完全排除,畢竟醫院的錢沒地方來。另外,企業的目的是盈利,如果藥房托管不能夠掙到錢,企業肯定不愿意做。因此,一家小企業托管藥房賺點小錢可以,但像一些大型企業,對于他們今后的戰略布局而言,并不會在這上面做投資了,因為已經沒有價值了。

    申文求:不一定,藥房托管未嘗不能繼續做,這種模式還是應該去探索,但是不能依靠壟斷或者其他不正當的方式實現。如果真的通過規范化管理之后,分擔了醫院的負擔,企業也獲取了相應的利益,那未嘗不可。

    劉明睿:藥房托管目前沒有很好的盈利模式,而且政策上也有諸多風險,相信大部分企業今后不會繼續選擇這條道路。

    市場廣闊,先入局者得先機

    醫藥觀察家:對于那些已經參與了藥房托管的企業來說,在當前藥房托管不討好的現狀下,請問企業該如何更好地利用現有的托管資源,進行轉型(如DTP藥房、院外銷售等),不至于讓前期的投入打水漂?另外,步長藥業和九州通合作調整后的專業藥房業務模式(包括院內專業社會藥房、DTP藥房、院邊藥房、院邊門診等),是否可能成為企業的轉型方向?

    劉牧樵:藥事服務我們國家才剛開始起步,現在的托管企業可以利用公立醫院的優勢,有患者,便可以開展藥事服務,抓住這個機會,個人覺得藥事服務這個市場未來潛力巨大,這其實也是藥企不斷轉型升級的體現。

    劉明睿:個人認為,在細分領域及專業化服務上深耕,或許是這些企業的轉型方向。

    申文求:一句話:應回歸初衷。

    醫藥觀察家:探究一下未來藥企在藥房這一方面與醫院的合作模式,以及對于早前在藥房托管業務上表現突出的企業而言,未來在醫院市場份額搶占上,是否會具備一定的優勢?

    劉牧樵:是的,對大型企業來說是個優勢。經過幾輪洗牌之后,現在連鎖再升級,醫藥這個市場也是巨大的。此外,公立醫院不能托管了,但還是可以考慮托管民營醫院,個人認為未來民營醫院藥房托管是一個趨勢。要把醫療服務和藥品服務更加緊密地連接,這也是未來一個趨勢。當然,對于原先就比較熟悉這方面業務的藥企而言,還是會具備一定優勢的。

    申文求:藥事服務要跟上,藥企從藥品研發這一塊也要跟醫院做很好的結合,如此對藥品銷售有利,也是給老百姓創造福祉。藥企要找到一些切入點,爭取做得更好,記住只要找到新的方式,有好的資源,誰都有機會。

    劉明睿:對于藥企來說,應該回到產品研發和學術上來,對真正具有療效和性價比高的藥品,醫生一定會更多地選擇。而之前藥房托管業務突出的企業,確實在未來的轉型中有一定的優勢,但,企業大不意味著強,它們未必能在未來的轉型升級中繼續保持領先地位。而且,在醫療這個專業市場,我們應該鼓勵更多更專業、更有特色的新興企業參與進來,為醫改作貢獻,為人民健康謀福利。


    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